轻博客

Hebe的博客

个性签名:我就是我,不一样的我

关于我

Hebe


连续签到可领取更多积分 详情
分享到:

戴威为什么不能当老大?

2018-10-26

Hebe2018-10-26

戴威为什么不能当老大?




“希望戴威低下头的那天,他的手里还能握有谈判筹码。”投资人Justin说。

“创始人想要把控公司的独立运营权,这难道有错吗?”戴威拥戴者反问记者。

“程维可以当老大,戴威为什么就不可以?”ofo一位前员工说。

起时,投资人竞相追逐众星捧月;落时,连想卖个好价钱都困难。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ofo的最终命运,将以什么样的图景出现?

2016年岁末的一天,戴威明确拒绝了程维。他无法接受滴滴把ofo卖给摩拜的建议。即便此时ofo的订单量只有摩拜的三分之一。

当然,ofo不想卖,摩拜同样也不想买。

不过对戴威来说,这样拒绝投资方的场景,并不是个例。

2016年5月,经ofo的A轮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牵线,戴威和曾主导腾讯投资滴滴案的腾讯投资合伙人夏尧已经认识两个月,此前两人聊得颇为愉快,腾讯投资部也已经排了ofo的 IC(投委会),很大可能会在ofo B轮融资进入。

但在ofo要不要入城的问题上两人产生了分歧。夏尧曾三次劝说ofo入城,均被戴威秒拒。这非但没有说服戴威,反而被戴威认为腾讯在投资ofo上有顾虑。

戴威认为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跑通且开始盈利,这给了他足够的自信,“要不然腾讯C轮再投吧,让经纬先进我们的B轮。”

但是,在ofo拿到经纬领投的B轮融资一个月后,腾讯转而参投了摩拜的C轮,此后领投了摩拜的D、E轮。错过腾讯投资,错过进城的最佳时机,在竞争的关键节点,ofo把行业老大机会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摩拜,从而陷入了被动境地。

戴威和资本的关系,也进入了微妙的阶段。

在资本面前,戴威曾经有过幻想和感激,他单纯过。最早融资的时候,戴威连条款都不谈判,觉得资本能投钱就是恩德。但经历了和资本的多轮博弈后,他的心态上发生了变化,“这是对公司的不负责任,是一种弱势”。

2016年10月,当滴滴通过C轮融资首次进入ofo,成为第一大股东,ofo人不无欢悦。

“滴滴来了,‘爸爸’来了,‘大腿’来了。最早的时候ofo还是很包容的,认为滴滴能够给公司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当然还有资源支持。”ofo原职员科科对后厂村7号记者说,但滴滴入局后,事态迅速发生变化。“他们要得太多了,我们肯定不能答应啊。”

滴滴要的控制权,戴威是最不能答应的。2017年冬天戴威把滴滴派驻ofo的三位高管付强等人驱逐出局。

2017年7月26日,原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加入ofo小黄车担任执行总裁。据科科透露,付强等人入驻ofo带来比较正向的东西,比如规范财务,缩紧日常支出。但具体到几百块钱的报销审批权限都要收归CEO层面,引起了不少员工的反感。ofo人由此产生了滴滴系不信任自己、甚至滴滴人想要夺权的敌对心理。

资本的冰冷,其实早在2017年6月,戴威已经见识到了。

每天夜里三点,戴威会准时收到本科室友、分管供应链的薛鼎的电话,“供应商坐在办公室不走,要闹事了,今天一定要付钱,要不明天上新闻了!”

让戴威崩溃的是,ofo的账上却只有5个亿,但应付账款却是22个亿。已经谈好的7个亿美金的融资在董事会层面上被卡住,无法进入。

“ofo内忧外患,股东却不签字,反而先谈业务,谈流量怎么分,支付比例怎么搞。这让戴威怎么想?”据接近ofo核心高层人士透露,2017年6月底,ofo一度背负着十几亿的巨额债务,为了让新一轮融资顺利进入,戴威压力大到只得跑到各个“爸爸”的办公室里“哭求”,请他们签字放行融资。

而实在扛不住的戴威已经在2017年6月初一脚踩下ofo全速前进的刹车,决定断掉供应链的生产。

据后厂村七号记者了解,这笔7亿美元的融资直到7月中下旬才进来。也就是后来媒体报道的E轮融资7亿美金。

到了2017年底,其时,共享单车竞争更加白热化,各家账上都是巨额的亏损。摩拜和ofo的投资人力推合并。类似的行业老大老二的合并在互联网历史上已经多有发生。****和***、美团和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投资人套现走人,行业老二的创始团队拿钱出局。

但是这样的套路,戴威拒绝走。

在摩拜和ofo合并建议方案中,滴滴要成为合并后公司的控制者,戴威拒绝了合并方案。戴威曾经在公开场合喊话:资本要尊重创业者的理想。朱啸虎力推ofo和摩拜合并失败后,向阿里转让了持有股权,退出ofo,以实际行动回应戴威。在一些报道的版本里的描述里,把戴威描述成,把自己的权益凌驾在所有投资人的权益之上。

戴威努力自救。2017年10月和2018年3月,阿里巴巴及旗下蚂蚁金服先后投资ofo,这被舆论视为戴威有意借阿里巴巴系之手来制衡滴滴。

但据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了解,三者之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二对一的敌手关系,很难平衡和驾御。

“当摩拜没有声量之后,变成了ofo跟阿里的意志和滴滴的意志之间的竞争。阿里是很精明的,他会支持ofo,但是同时滴滴也会争取阿里的协同。滴滴和阿里都是成熟而世故的那种公司。”ofo员工陈成(化名)说。


          如何降低推广成本,有效提升你的业务?


戴威曾在某个小型活动上讲到,他们与巨头共舞,处于一种夹缝中求生存的境地,需要很强的心理抗压能力与周旋沟通的能力。

时间进入9月,多位投资界人士认为,滴滴与ofo的收购和合理价格在10亿—15亿美元区间,远低于摩拜卖身27亿美元的价格,也和阿里入股ofo的28亿美元估值缩水一半。如果不赶在冬天来临前顺利出售,ofo的收购价格还会继续降低。

但目前的困境是,不是戴威不想卖,是谁愿意接手,和愿意出多少钱买的问题。

没能和摩拜合并,在ofo人看来,是一个极大的遗憾,“假如我们跟摩拜合并了,有可能就已经结束战争,开始盈利了,后面就没有哈罗单车什么事了。”

ofo前中层张一(化名)也对后厂村7号记者说,如果两家合并,可以结束恶性竞争大量烧钱所导致的无法盈利状况,实现自我造血,那样的话,不需要被人收购就能实现生存,也可以避免阿里、滴滴等资方入局后所产生的疯狂角力的局面。

据称,戴威最佩服的企业是今日头条。过去几年,今日头条在BAT的围剿中发展成为750亿美元的小巨头。ofo职员陈成对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说,戴威的愿望就一条,希望投资人进入ofo,能保证ofo独立发展,保留创始团队的一票否决权。

“程维能当老大,戴威为什么就不能当老大?创始人想要把控公司的独立运营权,难道这有错么?”戴威的拥戴者反问记者。

但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比戴威更早认清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2018年的春天,在美团收购摩拜收购谈判桌上,胡玮炜投了赞成票,第二天一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要还回去”在朋友圈刷屏。


            如何降低推广成本,有效提升你的业务?


在与资本博弈中,戴威手上还有多少筹码,不得而知。有ofo的前职员向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透露,目前戴威和滴滴、阿里等资方的关系进入缓和期,出现了一种“奇妙的平衡”,捆绑在一起玉石同焚未必是资本想要的结果,“想一想也很好理解,滴滴投入我们那么多钱,它肯定不会想ofo做死。”

但有另外的声音说,“滴滴在5月和7月两次撤回收购方案,企图伺机超低价接盘,而拖得时间越久,对滴滴越有利,对ofo越不利。”

回应(0) 转载(0) 举报
表情 (可输入50 个字)
关于今题网 | 联系今题网 | 今题导航 | 与今题对话 | 修改/删除信息

© Jint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今题网